麻豆传媒插女

   唐蝶仙离开之后,梁言也并未走出自己的住处。

   他在这平阳谷中也没有几个熟人,不会出门去拜访什么好友。

   之前在“玲珑塔”中被迫出手对付长孙鸿雪,已经是让梁言引起了一部分人的注意,如今之计,还是老老实实地待在房中,以免节外生枝。

   他白天在房中静坐练功,到了晚上的时候,就会有一个白色丽影翻窗而入,和他秉烛夜谈。

   每到夜半三更的时候,唐蝶仙总是如约而至,没有一天缺席。

   而在天亮之前,她又会准时离去,重新做回那个弈星阁的阁主。

   这样的日子持续了三天,到了第三天早上,梁言刚刚送走唐蝶仙,屋外就传来一阵清脆的铃铛之声。

   屋门被轻轻推开,紧接着一个妙龄少女走了进来。

   对于金玉叶的到来,梁言并不意外,他看了她一眼,便笑着说道:“令尊令堂已经将‘太白庚金’分割完毕了?”

   “那是自然!我爹娘回去以后就立刻着手,花了三日三夜的功夫,才把这块石头切开!”

   金玉叶说着从储物袋中取出半块“太白庚金”,将之递给了梁言。

   “有劳了!”梁言笑着伸手接过。

  
清新游记小兔纯白魅力

   金玉叶眨了眨眼睛,问道:“你要这块石头,就是为了提升那把银色飞剑的品阶吧?”

   当初梁言曾和她并肩作战过一回,定光剑早就被此女瞧了去了,故而他也没必要掩饰,直接点头承认了下来。

   “我听说剑修神通十之**都在飞剑之上,若是这柄飞剑的品级提升,一定对你实力大有助益。我知道这平阳谷中就有一位前辈极擅炼器,不如我们去找他帮忙?”金玉叶又道。

   “这……..”梁言沉吟了片刻,并没有立刻回答金玉叶。

   他之所以想要这“太白庚金”,的确是为了提升定光剑的品级,但他现在还有紫雷和蜉蝣两柄飞剑,提升定光剑一事倒不是当务之急。

   “我与那位前辈不熟,人家未必肯出手相帮,此事不急,等过了百果宴再说吧。”梁言含糊地说道。

   “哈哈,我知道你不想暴露自己剑修的手段对吗?”金玉叶笑道:“你放心,此人是我爹的熟人,只要我出面,一定帮你炼剑!”

   “而且现在距离百果宴还有一些时日,以他的本事应该能赶在那之前完成,到时候你不就如虎添翼,在宴席上大杀四方……….”

   梁言听她说到“大杀四方”时,心中微微一惊,还以为被她看破了自己的计划,但转念一想,就知道这小妮子应该说的是宴席上的斗法比试。

   “好吧,既然如此,那便随你走上一趟。”他也不是迂腐之人,很快就答应了下来。

   金玉叶开心一笑,领着梁言出了院门,一路向着平阳谷的正东方行去。

   俩人沿街并肩而行,男的高大憨厚,女的娇媚可爱,尤其金玉叶的脸上,始终挂着甜甜的笑容,让旁人一眼看去,都以为这是一对双修伴侣。

   梁言虽然觉得有些不妥,但此刻有求于人,也不好对金玉叶表现得太过冷漠,只是在心里默默想着,千万不要让唐蝶仙看到这一幕。

   过了没多久,俩人便来到一间宅院外面,门口站着两个筑基修士,正用审视的目光打量着他们,看上去就像是侍卫一般。

   很明显,此地主人并不是如梁言一般孤身前来,而是带了随行之人的。

   “这位前辈倒是好排场,居然让筑基期的修士在外充当门卫。”梁言暗暗传音道。

   “嘻嘻,人家可是炼器宗师,声名在外,自然会有点自己的做派。”金玉叶也是传音回道。

   【看书福利】关注公众..号【书友大本营】,每天看书抽现金/点币!

   她和梁言暗中交流了一声,就上前一步,向着两人拱手道:“烦请通传一下,就说是金钱宗的金玉叶前来拜访!”

   那两个筑基期修士对视一眼,其中一人点了点头道:“尔等在此稍后。”

   他话一说完,就立刻掉头向内走去,显然是去通报去了。

   梁言在外等了没多久,就见此人又急匆匆地走了出来,再见他们时,脸上已经堆满了笑容。

   “两位道友请进,我家主人正在书房之中。”

   “有劳带路。”梁言拱了拱手,便和金玉叶一起跟在此人的身后,向着宅院深处走去。

   几人穿过一片桃树林,来到一个幽静的房门前,那名修士上前敲了敲门,就听得里面一个苍老的声音道:“都进来吧。”

   梁言看了金玉叶一眼,俩人推门进去,只见房间正中有一张书桌,书桌后面则坐着一名年过花甲的秃头老者。

   此人正捧着一个造型精致的烟嘴壶仔细端详,看其模样,似乎正深深地沉迷其中。

   梁言也顺着他的目光看去,只见那烟嘴壶中云雾蒸腾,白烟化作飞禽走兽,栩栩如生,丝丝屡屡的灵气环绕在周围,一眼就知是不可多得的宝贝。

   “果然是好东西!”梁言忍不住赞了一声。

   那秃头老者从迷醉中苏醒,抬头瞥了梁言一眼,有些不屑地说道:“哼!区区小辈,如何识得我这‘锁心壶’的厉害,这可是本座花了三十年才新练成的法宝,你又能看出它的几分变化?”

   他鄙视了梁言一通,目光转向金玉叶,忽又变得柔和起来。

   “好侄女,今儿太阳打西边出来了,怎么想起来看我了?”

   金玉叶嘟了嘟嘴道:“这可是我未…………朋友,您老人家说话能不能别这么损。”

   所谓一物降一物,那看上去极难说话的秃头老者,见了这金玉叶居然服服帖帖的。

   “好好好!你难得带个朋友过来,是周叔鲁莽了。这位小友,快快请坐。”秃头老者笑呵呵地说道。

   “这才对嘛。”金玉叶嘻嘻一笑,拉着梁言的手在旁坐下。

   梁言见状不由得在心中啧啧称奇,只听身旁的金玉叶又开口道:“周叔你比我们一家还早到这平阳谷,怎么这么长时间都不去看我们一下?”

   听了金玉叶的话,前一刻还笑容满面的秃头老者,此刻却是满脸气恼之色。

   “本来我是想去看看师妹的,可谁知你那个臭老爹也跟着来了,我还去干什么?看他的臭脸吗?”

   xiazaitxt

admin
没有评论
Posted in:
未分类